邀請好友呦
騰訊微博
QQ空間
QQ好友
新浪微博

靖難之役
1399年8月6日-1402年7月13日

“清君側,靖國難”。靖難之役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死后不久爆發的一場政變。“靖難之役”是明朝歷史上第一場皇帝和藩王之間的內戰。這場戰爭是建文帝朱允炆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

中文名稱:靖難之役 參戰部隊:明軍(南軍)、靖難軍(燕軍、北軍) 戰爭結果:朱棣軍攻下京師南京,登上帝位

時  間:1399年8月6日-1402年7月13日 地  點:中國華北、華東地區 人  物朱允炆 耿炳文 李景隆 瞿能 盛庸 朱棣 

  燕王起兵
  洪武三十一年十二月,為了提防燕王造反,朱允炆派工部侍郎張昺為北平布政使,都指揮使謝貴、張信為北平都指揮使。隨后又命都督宋忠屯兵駐開平,并調走北平原屬燕王管轄的軍隊。
  燕王朱棣見到幾位藩王先后被削,明白如此下去必無法逃過此劫,遂一邊爭取時間一邊做戰爭準備。為了爭取時間,建文元年,朱棣先裝病,使惠帝放三子回北平;之后由于屬下被朝廷處死,遂裝瘋。但由于王府長史葛誠叛變,密奏朝廷“燕王裝病”。朱棣裝瘋被發覺[10]  。而心中早已對父皇冊立自己的侄子為太孫而繼位有所不滿,便立即誘殺了前來執行監視逮捕任務的將臣,于建文元年(1399年)七月起兵反抗明朝中央政府。
  燕王遣使入京師金陵奏事,使者被齊泰等審訊,被迫供出燕王的異狀,于是朝廷下密旨,令張昺、謝貴逮捕燕王府的官屬,張信逮捕燕王本人。但張信與其母親討論之后,將此事告知朱棣。于是朱棣和姚廣孝等進行舉兵的謀劃,令張玉、朱能將八百勇士帶入府中潛伏,以待變故。
  張昺、謝貴得到朱允炆密詔后,七月初四帶兵包圍了燕王府。朱棣假意將官屬全部捆縛,請二人進府查驗。二人進府后,朱棣派出府內死士將其擒獲,并連同府內叛變的葛誠、盧振一同處決。當日夜里,朱棣攻下北平九門,遂控制北平城。
  朱元璋當國時,恐權臣篡權,規定藩王有移文中央索取奸臣和舉兵清君側的權利,他在《皇明祖訓》中說:“朝無正臣,內有奸逆,必舉兵誅討,以清君側。”朱棣以此為理由,指齊泰、黃子澄為奸臣,須加誅討,并稱自己的舉動為“靖難”,即靖禍難之意。因此,歷史上稱這場朱明皇室內部的爭奪戰爭為“靖難之役”。
  燕軍控制北平后,七月初六,通州主動歸附;七月初八,攻破薊州,遵化、密云歸附;七月十一,攻破居庸關;七月十六,攻破懷來,擒殺宋忠等;七月十八,永平府(今河北盧龍縣,屬秦皇島市)歸附。七月二十七,為防止大寧軍隊從松亭關偷襲北平,用反間計使松亭關內訌,守將卜萬下獄。至此,北平周圍全部掃清。燕軍兵力增至數萬。
  燕軍攻破懷來后,由于領地相距太近,七月二十四日,谷王朱橞逃離封地宣府(今屬張家口,距北京約150公里,距懷來約60公里),奔金陵 。八月,齊泰等顧慮遼王、寧王幫助燕王,建議召還京師;遼王從海路返京,而寧王不從,遂削寧王護衛。
  宋忠失敗后,部將陳質退守大同。代王本欲起兵呼應朱棣,被陳質所控制,未果。
  擊敗耿炳文、李景隆
  朱棣初起兵時,燕軍只據北平一隅之地,勢小力弱,朝廷則在各方面都占壓倒性優勢。所以戰爭初期,朝廷擬以優勢兵力,分進合擊,將燕軍圍殲于北平。朱棣采取內線作戰,以部將郭資戍守北平(今北京),迅速即攻取了北平以北的居庸關、懷來、密云和以東的薊州、遵化、永平(今河北盧龍)等州縣,掃平了北平的外圍,排除了后顧之憂,便于從容對付朝廷的問罪之師。經過朱元璋大肆殺戮功臣宿將之后,朝廷也無將可用,朱允炆只好起用年近古稀的幸存老將長興侯耿炳文為大將軍,駙馬都尉李堅為左副將軍,都督寧忠為右副將軍,率軍13萬伐燕,數路并進,號稱百萬大軍,同時傳檄山東、河南、山西三省供給軍餉。
  建文元年八月(真定之戰),師至河北滹沱河地區。燕王在中秋夜乘南軍飲酒作樂之機,突破雄縣,盡克南軍的先頭部隊。繼而又于滹沱河北岸大敗南軍的主力部隊。耿炳文逃入真定城中,閉門固守。“靖難”軍攻城三日不克,還師北平。建文帝聽到耿炳文軍敗,根據黃子澄的推薦,任曹國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為大將軍,代替耿炳文對燕軍作戰。又令遼東江陰侯吳高等領兵圍攻永平(今河北昌黎西北)。朱棣留下少量兵將堅守北平,自己親統大軍救援永平。
  李景隆本是紈绔子弟,素不知兵,“寡謀而驕,色厲而餒”。九月,李景隆至德州,收集耿炳文的潰散兵將,并調各路軍馬,共計50萬,進抵河澗駐扎。當朱棣偵知李景隆軍中的部署后,笑著說,兵法有五敗,李氏全犯了,其兵必敗無疑,這就是政令不修,上下離心;兵將不適北平霜雪氣候,糧草不足;不計險易,深入趨利;求勝心切,剛愎自用,但智信不足,仁勇俱無;所部盡是烏合之眾,且不團結。為了引誘南軍深入,朱棣決計姚廣孝協助世子朱高熾留守北平,自己親率大軍去援救被遼東軍進攻的永平,并告誡朱高熾說:“李景隆來,只宜堅守,不能出戰。”朱棣還撤去了盧溝橋的守兵。
  朱棣這一招果然靈驗,李景隆聽說朱棣率軍赴援永平,就率師于十月直趨北平城下。經過盧溝橋時見無守兵,禁不住歡喜,說:“不守此橋,我看朱棣是無能為力了。”這時朱高熾在北平城內嚴密部署,拼死守衛。李景隆則號令不嚴,指揮失當,幾次攻城,皆被擊退。南軍都督瞿能曾率千余精騎,殺入張掖門,但后援不至,只好停止進攻。又因李景隆貪功,要瞿能等待大部隊一起進攻,錯過了時機。燕軍則因此得到喘息,連夜往城 墻上潑水,天冷結冰,待到次日,南軍也無法攀城進攻了。吳高怯懦,不敢應戰,退保山海關。朱棣解救永平之后,率師直趨大寧(今內蒙古寧城西)。
  聯寧王、戰山東
  大寧為寧王朱權的封藩,所屬朵顏諸衛,多為蒙古騎兵,驍勇善戰。朱棣攻破大寧后,挾持寧王回北平,合并了寧王的部屬及朵顏三衛的軍隊。朱棣帶著這些精兵強將于十一月回師至北平郊外,進逼李景隆軍營。燕軍內外夾攻,南軍不敵,李景隆乘夜率先逃跑,退至德州。次日,士兵聽說主帥已逃,“乃棄兵糧,晨夜南奔”。
  建文帝為大臣所蒙蔽,反而獎勵打了敗仗的李景隆。建文二年(1400年)四月,李景隆會同郭英、吳杰等集合兵將60萬眾,號稱百萬,進抵白溝河(今河北雄縣北)。朱棣命令張玉、朱能、陳亨、丘福等率軍十余萬迎戰于白溝河。戰斗打得十分激烈,燕軍一度受挫。但南軍政令不一,不能乘機擴大戰果。燕軍利用有利時機,力挫南軍主將,南軍兵敗如山倒。李景隆再次退走德州。燕軍跟蹤追至德州。五月,李景隆又從德州逃到濟南。朱棣率燕軍尾追不舍,于濟南打敗李景隆率領的立足未穩的十余萬眾。濟南在都督盛庸和山東布政使鐵鉉的死守下得以保住。朱棣圍攻濟南三月未下,恐糧道被斷,遂回撤北平,盛庸收復德州。
  李景隆在幾個月的時間內一敗再敗,建文帝撤免了他的大將軍職務,建文帝采黃子澄之謀,遣使議和以求緩攻,又任命盛庸為平燕將軍,代李景隆統兵代之以盛庸。盛庸屯兵德州,以遏燕軍南下。建文二年九月,盛庸率兵北伐,十月,至滄州,為燕軍所敗。十二月,燕軍進至山東臨清、館陶、大名、汶上、濟寧一帶。盛庸率南軍于東昌(今山東聊城),嚴陣以待。
  燕軍屢勝輕敵,被南軍大敗,朱棣親信將領張玉死于戰陣,朱棣自己也被包圍,借朱能援軍的接應才得以突圍。東昌戰役是雙方交戰以來,南軍取得的第一次大勝利。兵敗后,朱棣總結說:東昌之役,接戰即退,前功盡棄,今后不能輕敵,不能退卻,要奮不顧身,不懼生死,打敗敵手。
  建文三年(1401年)二月,朱棣率軍出擊,先后于滹沱河、夾河、真定等地打敗南軍。接著,又攻下了順德、廣平、大名等地。戰爭已經進行了兩年的時間,南北交戰主要在河北、山東。燕軍雖屢戰屢勝,但南軍兵多勢盛,攻不勝攻,燕軍所克城邑旋得旋失,不能鞏固。能始終據守者,不過北平、保定、永平三府而已。
  直取應天、朱棣奪位
  正在朱棣為此而苦惱之際,應天宮廷里不滿建文帝的太監送來了應天府空虛宜直取的情報。朱棣手下謀士也勸朱棣勿攻城邑,越過山東,以迅速行動直趨京城,京城勢弱無備,必可成功。于是朱棣決定躍過山東,直搗應天。朱棣據此決定舉兵南下,直指京城。
  建文四年(1402年)正月,燕軍進入山東,繞過守衛嚴密的濟南,破東阿、汶上、鄒縣,直至沛縣、徐州,向南直進。而燕軍已過徐州,山東之軍才南下追截。四月,燕軍進抵宿州,與跟蹤襲擊的南軍大戰于齊眉山(今安徽靈璧縣境),燕軍大敗。雙方相持于淝河。在這次決戰的關鍵時刻,建文帝受一些臣僚建議的影響,把徐輝祖所率領的軍隊調回南京,削弱了前線的軍事力量,南軍糧運又為燕軍所阻截,燕軍抓住時機,大敗南軍于靈璧,僅俘獲南軍將領幾百人。自此,燕軍士氣大振,南軍益弱。朱棣率軍突破淮河防線,渡過淮水,攻下揚州、高郵、通州(今江蘇南通)、泰州等要地,準備強渡長江。這時,朱棣之子朱高煦引番騎趕到,燕軍軍勢大振。
  建文帝曾想以割地分南北朝為條件同燕王議和,被拒絕。六月初三,燕軍自瓜洲渡江,鎮江守將降城,朱棣率軍直趨金陵。十三日進抵金陵金川門,守衛金川門的李景隆和谷王為朱棣開門迎降。燕王進入京城,文武百官紛紛跪迎道旁,在群臣的擁戴下即皇帝位,是為明成祖,年號永樂。歷時四年的“靖難之役”以燕王朱棣的勝利而告終。
  “靖難之役”歷時四年,前期作戰南軍連連敗藉。但自濟南保衛戰后,南軍主力屯駐德州,相機出擊,以遏燕軍。德州處在運河線上,南北交通便利,燕軍自河北南下,始終處在德州的監控之下。燕軍南攻時,南軍或自德州橫出斷其歸路,或襲擾其補給線,或乘虛北攻。所以,雖以朱棣之善用兵,南軍再未出現過戰爭初期的那種大的挫敗,燕軍勢力基本上被阻在山東以北。朱棣未克山東,故雖屢戰屢勝,激戰兩年半,卻始終未能打開局面。等到他越過山東,直趨金陵,半年時間便奪取了政權。
  不過,朱棣撇下山東,徑直南下,實屬鋌而走險。南北朝時,劉宋皇帝劉義隆進攻北朝的魏國,而北魏以它的國力和北魏太武帝拓跋燾之雄才大略,在擊破劉宋黃河一線之軍后,開始兵分五路,大舉向南反擊,長驅江淮,兵臨瓜步,飲馬長江,當時北魏太武帝達到了震懾南朝的目的,而未敢渡江以爭江南。反觀,朱棣的這種戰術也只能在那時特殊的形勢下才有可能成功。自明初朱元璋殺功臣后,明廷已無堪與朱棣相匹敵的將才,所以朱棣南下才有恃無恐。其次,“靖難之役”在那個時代的觀念中,純屬一家一姓內部之爭,所以建文帝雖一再下詔“勤王”,但真正勤王者少,而歸順燕軍者多。不然,朱棣孤軍南下,建文帝只需堅守金陵,坐待四方勤王之師會合,山東方面則截斷燕軍的補給線和退路,那樣的話,朱棣處境勢必極其危險。因此,換上另一人,換上另一種背景,則斷不敢冒險采取這種戰術,置山東于不顧。
  戰爭雖結束,與此相關的歷史卻在發展。燕王進京后,宮中起火,建文帝下落不明。有的說建文帝于宮中自焚而死,或云建文帝由地道出亡,落發為僧,云游天下,傳說他于正統朝入居宮中,壽年而終;又有一說建文帝逃至東南亞,鄭和下西洋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尋找建文帝。建文帝的真正下落已不可確考,成為明史上的一大懸案。
  當上皇帝的朱棣,大肆殺戮曾為建文帝出謀劃策及不肯迎附的文臣武將。齊泰、黃子澄、景清等被整族整族地殺掉: “命赤其族,籍其鄉,轉相扳染,謂之瓜蔓抄,村里為墟。”有“讀書種子”之謂的方孝孺,因不肯為朱棣撰寫即位詔書,九族全誅,這還沒完,又將其朋友門生作為一族全部殺掉,十族共誅873人。這次清洗極為殘酷,共有數萬人慘死于朱棣的屠刀之下。
  四年的“靖難之役”,給明初剛剛有所恢復的社會經濟以較大的破壞,而直接遭到戰爭踐踏的地區,破壞可為嚴重,上稱“淮以北鞠為茂草”,當為真言。
玩九连线机的技巧包赢 耐克篮球鞋 股票下跌换手率低 516棋牌游戏公众号 稳定的网络赚钱方法 心水一点必中特什么意思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网上赚钱的网站 中超积分榜2017排名榜 心悦麻将胡牌器 网赚平台 股票在线软件 网上棋牌开元棋牌 上下分捕鱼游戏平台 白城麻将技巧 打码赚钱网站 nba